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论文 > 正文:

浅析跨界粤剧的现状与成因

2020.06.08

浅析跨界粤剧的现状与成因

杨毅鸿

 

  在年轻一代眼里,粤剧剧目老化、演绎方式陈旧、观念不合时宜,不能满足他们对文化产品的需求,致使粤剧舞台日益冷落,日渐式微。但是近年来,粤剧出现了全新的发展趋势,即与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动漫游戏发生跨界,诞生了以卡通动画为表现形式,或以动漫游戏取材的跨界粤剧。这是一种与其他现代化形式体裁结合而产生的、与传统粤剧面貌差异较大的一种创新型粤剧。我们可以从这种跨界模式中看到粤剧在近20年来,在当今社会中进行创新改革的方向选择。

 

  一、和动漫游戏跨界的若干尝试

 

  进入21世纪以来,粤剧界做了诸多跨界尝试。早在2000年12月,红线女就提出了把传统剧目改编成动画电影的构想。她仔细研究了迪士尼的卡通片《狮子王》与《花木兰》等,尤其喜爱《狮子王》,更到纽约百老汇观看舞台歌剧《狮子王》,学习该剧把经典的卡通画面搬上舞台的经验。红线女花了4年时间进行筹备制作工作,省政府投入了600多万元作为制作资金,在2004年推出了卡通粤剧《刁蛮公主憨驸马》,用卡通形式演绎红派粤剧。在保留了传统的唱腔和音乐的前提下,剧中人物造型经过卡通化处理,发挥出了动画的优势。该剧获得了第10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美术片奖。

 

  2006年5月,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粤韵风华》栏目播出了动画粤剧小品《笑话系列》,这些小品改编自中国古代的寓言笑话、成语故事,每集15分钟左右。制作时请粤剧演员在演播室表演动作内容,再用美国好莱坞动作捕捉系统对他们的动作进行数据记录,动画师再把数据制作成卡通人物,镜头运用丰富生动。

 

  近年来,比较成功的是由广东粤剧院排演的《决战天策府》。该剧把网络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三》的内容搬到粤剧舞台上。该剧利用了游戏中的人物和背景设定,重新创作剧情,以唐代“安史之乱”为背景,展现出一个融合了家国情怀、江湖恩仇的故事。从2013年到2018年5年间,其票房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该剧在北京、上海、南宁、佛山、珠海、广州等地公演超过40场,拥有20.5万人次现场观众,超过500万忠实网络观众,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接近9千万,荣获2015年度“中国传统戏曲票房”“中国新创传统戏曲票房”双料冠军。

 

  该剧的创新点是人物、背景的设定取材于网络游戏,再重新建构剧情;服装设计忠实于游戏的人物设定,兼顾高还原度与高可动性;音乐采用全新谱写的新曲,引入西方交响乐形式与多声部合唱;采用南派武功打斗,结合传统高难度技巧;应用了舞台吊钢丝绳(吊威亚)技术、裸眼3D投影技术、5.1声道环绕立体声技术等,演出时把演出区域延伸到台下,与观众加强互动,并依托网络渠道进行宣传。于是这部粤剧被观众称为“跨界粤剧”,意指传统地方戏剧与网络游戏发生跨界。

 

  二、跨界粤剧的几点成因

 

  粤剧改革从未停止。到了现在,粤剧改革有更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空间,与动漫游戏的跨界是其中之一。粤剧能够和动漫游戏发生跨界,是由几方面的因素所促成的。

 

  首先,粤剧跨界最大的现实因素就是市场,其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打开市场。粤剧和许多剧种一样,也是在不断调整自身适应市场需要。不同时代的观众有着不同的审美需求,观众的审美标准、价值判断标准在变化,就要求粤剧也要作出相应的变化。粤剧与动漫游戏跨界的直接目的,是为了迎合年轻观众的爱好和审美标准,只有让他们先走进剧场,才能再谈他们喜不喜欢和培养年轻观众的问题。而其长远目的,是要回归市场,并打开市场。

 

  其次,粤剧与动漫游戏跨界,其实是戏剧的娱乐功用在现代发展的结果。戏剧大抵起源于原始歌舞,劳动人民祈福酬神,又以之表达自我情绪。先秦出现取悦贵族的模仿人物或鬼神的表演。汉代百戏杂陈,为王公贵族提供消遣。宋代市民阶层扩大,需要更多文化娱乐,便出现了勾栏瓦舍和专业戏班。元代杂剧观众中有贵族富商、广大市民和下层官吏。明中后期市民阶层更是戏剧获得发展的基础。清康熙年间,随着城市经济恢复发展,地方戏纷纷兴起。

 

  从戏剧的发展史来看,戏剧就是一种娱乐方式,娱乐是戏剧的主要功用,表演戏剧的最大目的是满足观众的娱乐需要。而观众的娱乐需要日益增大,其审美标准也日益提高,戏班就要相应地对自身进行创新提高,以保持自身在市场中的竞争力。所以,粤剧改革最直接的源动力,就是观众不断增长的娱乐需要。原来的粤剧观众已经老去,80后与90后的年轻人成为社会新一代的主体,成为社会的中坚组成部分,如何让这部分观众走进剧场看戏,直接关系到粤剧的存亡与否。

 

  再次,粤剧与动漫游戏等发生跨界,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交流和融合。粤剧是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岭南文化中兼容并蓄、开放包容的精神在粤剧这个地方剧种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岭南地区北限五岭,南面大海,自百越时代起就逐渐形成一种通达开放的精神,体现在行为方式上就是以我为主,吸纳优秀文化为己用。后来商业繁荣,特别在清代中叶之后,岭南地区率先接触西方文明,先进的西方文化与岭南本土的传统文化发生碰撞与融合。到20世纪中叶,岭南文化圈凭借着敢于创新的勇气与敢于包容的魄力,与中原文化圈、江南文化圈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文化格局。粤剧跨界就是在岭南地域的开放包容精神潜移默化中产生的。

 

  最后,粤剧跨界是粤剧改革在现代社会的一种体现。在岭南文化的大环境下,粤剧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改革史,它从诞生之日起就从来没有停下过。可以说,“改革”本来就是粤剧传统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包括演出语言从中州腔发展到戏棚官话再转变为粤语方言为主;剧本从粗陋的提纲本汲取话剧剧本的特点发展为严谨的剧情本;情节从冗长拖沓转变为逻辑严密剧情紧凑;题材从单一的中国古代故事逐渐转变为古今中外囊括其中;布景道具从虚拟化到趋向话剧的实景化;服饰装扮从单调重复转变为争奇斗艳;音乐声腔从高腔、昆腔、梆子、二黄到引入曾经是广府地区流行音乐的广东音乐;乐器从中国民族乐器到加入大提琴、小提琴、萨克斯风、夏威夷吉他、爵士鼓等西洋乐器;表演技巧融入了京剧的武功、身段等技艺;制度上废除了师约制,给演员充分人身自由;舞台应用先进的灯光设备渲染气氛等。种种变革,都是岭南人以开放精神吸收融合其他地域文化先进成果的具体表现。

 

  当然,在强调市场、强调观众的同时也要注意,无论怎样创新,都要坚持粤剧的艺术特征,表演者和观众也都应保持包容开放的心态去看待跨界粤剧,不要因为看到“创新”改变了一些“传统”而感到不适和担心。万事万物都是发展的,从来不存在一成不变的粤剧,粤剧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断创新。

 

  要让这个并不古老的地方剧种生存下去,就要回到市场之中,在坚持粤剧最本质的艺术特征的基础上,用各种创新形式吸引年轻观众,提高票房。粤剧走上和动漫游戏跨界的道路是在现代社会中粤剧式微的现状下使粤剧重新获得发展的一个选择。在目前的广府文化圈中,已经有一批年轻人因跨界粤剧而走进了欣赏粤剧的大门,他们不是只看游戏服装、追逐动漫明星,而是懂得欣赏粤剧的各种唱腔、会分辨各种曲牌,甚至把自己喜欢的粤剧演员奉为偶像,这对渐趋式微的粤剧市场来说是可喜的变化。

 

  (作者系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文化理论研究所专职研究员、讲师)